巴西用足球编织梦想

足球将不同种族、肤色间的隔膜扯去,足球运动的热情和坚韧驱使着生性奔放的巴西人不断探求快乐、享受生活。曾经夺得过五次世界杯的巴西队现在正摩拳擦掌,向第六次胜利发起冲刺,实现他们最美好的巴西梦

巴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足球王国”。早在19世纪末足球从欧洲传入巴西后,富有艺术天分的巴西人就开始赋予这个舶来品自己的特色。最初,踢足球的人多是巴西社会中的白人精英阶层,他们甚至认为足球在该国永远不可能成为大众运动。但没过多久,巴西人就将这个原本具有高度纪律性的运动带到了郊外开阔的牧场、原野,并塑造成了极具灵活性和创造力的“表演”。

足球就像巴西人的一日三餐、柴米油盐酱醋茶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备品。无论是在高档社区的运动场上,还是在贫民窟的空地上,都可以看到踢足球人的身影。父亲将足球视为与儿子亲情沟通的最佳途径,朋友借谈论足球来深化友情,有钱人视其为一种投资方式,穷人则期盼通过艰苦训练提升球技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前景。

巴西人踢球就像跳舞,观众很容易从巴西球员的动作中感受到一种舞蹈的韵律。在巴西,足球比赛变成了一场场赏心悦目的演出。在巴西人看来,足球不是一个模子里浇灌出来的定型产品,而是一种展现不同个性、释放不同个体内心激情的运动,足球与巴西人与生俱来的奔放个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巴西社会学家吉尔伯托·弗雷勒在《赤道新世界》一书中写道,“巴西人踢球的风格和欧洲人有很多差异……我们的假动作、进球的庆祝方式和舞蹈般的动作构成了巴西足球的特点。”而常年淫浸于欧式严格的战术体系和策略培训,也让巴西球员在豪爽中不失冷静分析,这种对于足球的超高领悟能力,造就了世界上最伟大的足球国度。

小小足球连着多少巴西人的梦想。与很多家庭条件宽裕的欧洲球员相比,巴西球员更多拥有的是贫穷的童年,足球对他们而言,是年幼时与朋友玩耍的欢乐游戏,也是长大后提升经济地位的捷径。艰苦的生活环境没有打消巴西人对足球的热爱,反而激发了他们的足球才能——不向命运低头、勇于挑战困境,这种不服输的精神也恰巧是足球运动不可或缺的坚韧品质。

随着一大批像贝利、加林查这样的超级球星从贫民窟走出,他们对贫民窟的回馈也越来越多。罗纳尔多、济科等人都以私人或机构赞助的方式,在贫民窟建立了足球学校和运动设施。本报记者在一次采访贫民窟时看到,当地政府在贫民窟社区建起了球场,一些足球学校还派老师对那里的孩子进行培训和选拔。

球王贝利说过,没有巴西队参加的世界杯将是不可想象的。自从1930年世界杯举行以来,巴西队是世界上所有球队中唯一一支从未缺席过世界杯盛会的球队。巴西足球队也是世界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一支球队,曾在1958年、1962年、1970年、1994年和2002年5次夺冠,并在前3次夺冠后,永久拥有了雷米特金杯。

2014年巴西世界杯决赛将在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体育场举行。这座始建于1948年的球场因可容纳20万观众而名列世界之最,现已按照国际足联要求,缩至可容纳8万观众。这里是1950年世界杯的决赛场,也是决赛中败北的巴西队的饮恨之地。1969年11月19日,贝利在这座球场踢进了其足球生涯的第1000个进球。相隔64年,巴西队在决赛中再度走进马拉卡纳,已成为民众的共同期待。

据巴西环球电视台一段有关“巴西球员在中国”的纪录片介绍,中国近两年引进的巴西球员数量大增。“巴西球员”就如“法国大厨”“德国汽车”一般,是一种品质保障的“名牌”,其国籍本身便代表了权威和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。足球运动员已经成为巴西的一个重要“出口项目”和获利来源。不少足球经纪机构还跑到偏远山村和贫民窟里,去探寻有前途但尚无资本的“潜力股”球员,待其出名后,再以高昂的转会费将其卖到外国足球俱乐部,巴西也因此有了“足球动力舱”之名。据巴西依塔乌银行统计,巴西领先的24家俱乐部2012年的收入比上年增加了32%,达到近30亿雷亚尔(1雷亚尔约合2.8元人民币),而巴西经济2012年的增长率不过0.9%,这主要得益于电视传播效率的大幅提升。

足球更是神圣的。1998年,罗纳尔多甚至被要求出席听证会,解释为何巴西队在当年的世界杯上只获得了亚军。巴西国家队金黄色的球衣如国旗一般,成为国家的象征。足球是巴西最高档也是普及最广的文化活动,出色的足球运动员是这个国度最具影响力的人物。有人对此评论道,巴西在世界杯期间才更像一个国家;而作为唯一一个参与了每届世界杯的国家,巴西的历史甚至可以以4年为一个阶段来分析。

生性包容、崇尚自由的巴西人,通过足球将不同种族、肤色间的隔膜扯去。足球运动的热情和坚韧驱使着他们不断探求快乐、享受生活。曾经夺得过5次世界杯的巴西队现在正在摩拳擦掌,向第六次胜利发起冲刺,实现他们最美好的巴西梦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