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郁不得志的十支球队(下):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_球天下

  竞技体育是残酷的,它会戏弄人们的情感,也会扰乱人们的心态,它会让人们满怀喜悦,也会以同样的速度粉碎这些喜悦。每支球队的球迷都清楚输掉关键比赛的感受,但是如果整个赛季都萎靡不振呢?或者是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呢?这样的话感受如何?

  整个足球世界都充斥了不满现状的支持者,但如果你对痛苦的定义是不能赢得每座奖杯,或者是球队在欧冠1/4淘汰赛中出局的话,那你可能需要重新考虑,因为这些球迷的不满似乎还没有爆发。

  ESPN盘点了世界足坛近年来郁郁不得志的十支球队,他们为支持者们带来的悲伤盖过了球队自身的光芒,球迷们也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,来解释作为各自球队的支持者为何如此艰难,本期将了解另外五支球队和球迷们的故事。

  时间拨回到2013年4月,当时的马拉加主帅还是曼努埃尔·佩莱格里尼,球队阵中拥有伊斯科、华金和朱利奥·巴普蒂斯塔等众多球星,他们在欧冠1/4决赛首回合中主场与多特互交白卷,次回合他们一度2-1领先,距离创造俱乐部历史最佳战绩只差几分钟的时间,但对手伤停补时阶段连进两球上演惊天逆转。

  时间回到2020年2月,马拉加目前徘徊在西乙降级区边缘,俱乐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:老板跑路、签下球员后又转手放走、主教练身穿球队球衣的不雅视频被曝光后被解雇,西甲联赛主席特瓦斯甚至声称,如果马拉加没能获得200万欧元资本注入,他们将失去联赛参赛资格。

  到底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?实际上,从欧冠淘汰赛被多特神奇逆转以来,马拉加如今的烂摊子便已经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  “这种感觉就像是过山车,”球队的15年季票持有者克里斯蒂安·马乔夫斯基说道,“每个人都会说马拉加球迷现在正在经历苦难,但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旅程,没人相信马拉加会获得欧冠资格,更不用差点进入半决赛以及伤停补时阶段的故事,当然,也没人会想到他们会如此迅速地坠落。”

  卡塔尔财阀谢赫·阿卜杜拉·本·纳塞尔·阿勒萨尼在2010年6月完成了马拉加的收购,马拉加迅速成为西班牙足坛的新生力量,佩莱格里尼构建的球队进入了联赛前四,但直到2012年夏天,仍然有报道称部分球员没有收到全额工资和奖金。

  以创队史纪录的2000万欧元签下的桑蒂·卡索拉被低价卖给了阿森纳,而马拉加也因为违反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遭到禁赛,当他们惨遭多特逆转无缘晋级时,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无缘下赛季欧战比赛。

  马拉加在2018年从西甲降级,随后的赛季他们试图迅速升级但没能成功,去年夏天,日本前锋冈崎慎司加盟球队,但却在赛季开始前与球队解约,原因是他的工资超过了联赛的强制工资帽,俱乐部体育总监何塞·路易斯·卡米涅罗在10月离任,随后球队主帅维克托·桑切斯因为不雅视频被解雇,他一直声称自己是勒索阴谋的受害者,而随后有6人因涉嫌这起事件被捕。

  让马拉加球迷更加头疼的是,之前曾发生过与俱乐部如今处境类似的案例,上赛季西乙联赛中段,雷乌斯俱乐部因为拖欠债务问题被取消参赛资格,马拉加如今的首要目标是避免破产,至于寻求资方收购、重返西甲联赛或是称雄欧洲的梦想,可能都需要耐心等待。

  用阿尔弗雷德·罗德·坦尼森的话来说,“有赢有输总比从来没赢过要好”,如今的曼联球迷可能正是这种情绪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老特拉福德的常客,并经历过俱乐部的两次黄金时代,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马特·巴斯比爵士时代,以及随后长达40年间的亚历克斯·弗格森爵士时代。

  凡是经历过成功的俱乐部,都会被俱乐部沉重的历史负担所困扰,况且很少有俱乐部取得过像曼联这样压倒性的胜利,但这些可能很难再被复制的俱乐部成就也不应该被后来者辜负。

  在将近27年的时间里,曼联的主帅都是弗格森爵士,而自从他在2013年5月退休以来,俱乐部已经经历过4任主帅和1任临时主帅,在他退休前的6个赛季当中,曼联4次收获联赛前三,两次位居联赛次席(一次是净胜球劣势,另一次仅输1分)。

  曼联的球迷们已经习惯了成功,但自从弗格森爵士退休以来,他们与联赛冠军的平均分差已经接近22分,本赛季至今他们的表现依旧没有起色,目前他们落后榜首利物浦37分,过去将欧冠联赛作为球队目标的红魔,如今连自己在英超当中的地位都很难保住。

  两个因素加剧了曼联支持者们的痛苦,而且他们之间还存在着内在的联系,曼联目前的所有者是格雷泽家族,他们在2005年通过杠杆收购的方式买下了俱乐部,也就是说他们借了一大笔钱购买了球队股份,然后将这笔债务转移到了俱乐部身上,通过商业费用、利息和股息等方式,格雷泽家族在短短15年间已经从曼联身上获利10亿美元。

  很多曼联球迷对俱乐部的收购过程和过度商业化的模式感到愤怒,部分球迷组织起来成立了新的俱乐部联曼,目前他们身处英格兰第七级别联赛当中,其他人则会在老特拉福德或者其他地区进行抗议活动,甚至雇佣飞机在空中打出抗议条幅,大卫·贝克汉姆也佩戴过一条金绿色相见的围巾,而那正是反格雷泽运动的象征。

  尽管曼联近些年来球场上表现惨淡,但俱乐部高层仍然对粗放的经营模式坐视不管,格雷泽家族如此,俱乐部的执行副主席埃德·伍德沃德亦是如此,他似乎毫无作为并成为万夫所指,当年弗格森爵士和首席执行官大卫·吉尔双双离任,伍德沃德由此成为俱乐部的实际掌控者,当然他能长期留任的部分原因是他擅长完成格雷泽想要的东西:底线年底骄傲地宣布俱乐部年收入刷新纪录,而格雷泽家族的股价在年底前增长了近10%。

  自从弗格森爵士退休以来,曼联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摇钱树,俱乐部的累积利润已经超过2亿美元,这证明你不需要组建一支出色的球队便能给老板带来丰厚的回报,而且,俱乐部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也花了很多钱(大约8.5亿美元),这证明曼联的现状短期内并不能指望引进某名超级球星来改变。

  即使清楚球迷们正在因球队场上表现感到痛苦,俱乐部的拥有者和经营者还在关心实际利润,这真的让人感到震惊,并不是说他们一定不在乎球迷们的感受,也许他们在乎,也许他们也是球迷,但他们从不发声,因此我们并不清楚,他们留给球迷们的感受就是,当他们在看台上看到球队表现挣扎时,他们会显得很痛苦,而当他们戴上商人的帽子时,所有的痛苦好像都神奇般地消失了。

  还有一件事情可能会让弗格森爵士失眠,过去三个赛季统治英超的球队都是曼城死敌,大多数曼联球迷都不喜欢曼城和利物浦这两支球队,弗格森爵士曾经把曼城称作“吵闹的邻居”,而至于利物浦,用弗格森爵士自己的话来说,“倾尽鲜血、汗水和眼泪,我们击倒了他们”,而在本赛季还剩下13场比赛的情况下,曼联的积分连利物浦的一半都不到。

  有时候你很想知道,如果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辉煌,那么,度过如今的噩梦是否会更快更容易一些。

  在十八支美国大联盟球队当中,有的球队赢得过联赛冠军,有的球队则拥有众多拥趸,甚至有的队两者兼而有之,但新英格兰革命并不是这样的球队。

  当然,他们曾经5次闯进美国大联盟总决赛,只有洛杉矶银河的决赛次数比他们多,但5次决赛均告失利,而在过往的24个赛季当中,他们也赢得过两次冠军:2007年美国公开赛冠军和2008年北美超级联赛冠军(这项比赛如今已经不复存在)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NFL巨星汤姆·布雷迪领衔的新英格兰爱国者和新英格兰革命同属一个老板,他们的主场和球衣配色方案也都相同,但作为NFL的劲旅,新英格兰爱国者本世纪至今17次闯进季后赛,并6次收获超级碗冠军。

  当然并非一切都很糟糕,如果你没能5次进入决赛,也不会有5次决赛失利的经历,新英格兰革命的转机似乎正在到来,去年5月,俱乐部与主帅布拉德·弗里德和总经理迈克·巴恩斯分道扬镳,继任者布鲁斯·阿里纳斯集主帅和体育总监等多项职务于一身,休赛期他们开设了新的训练中心,并引进三名新援增补球队位置空缺。

  不过,并非一切进程都很完美,一名新援因为签证问题无缘加盟,新英格兰革命的工作似乎从一开始就需要对自己进行革命。

  格拉斯哥流浪者曾一度是苏超联赛的主导力量,他们成立于1872年,尽管花了近20年的时间才夺得队史首次联赛冠军,但成功的步伐永远不会受此影响,此后他们夺得了54座联赛奖杯、33座苏格兰杯、27座苏格兰联赛杯以及七个赛季加盟三冠王,与凯尔特人(50座联赛奖杯)的德比也被视作苏格兰德比。

  但流浪者的球迷们可能没有想到,2011年的联赛冠军,将是俱乐部历史上的最后一座奖杯。

  2012年2月,流浪者因为未及时缴纳900万美元税款被强制托管,最终的债务超过2000万美元,俱乐部被迫更换所有权并降级到苏格兰第四级别联赛。

  但球迷们的热情并未因此受到影响,即使身处第四级别联赛,流浪者的主场门票依然场场售罄,主场的观赛人数经常超过5万人。球队目前的高层是由主席戴夫·金在2015年时重新组建,如今他们重新回到了顶级联赛当中,并且依旧是凯尔特人的吵闹邻居。

  本赛季苏超联赛还剩14轮比赛,流浪者目前落后凯尔特人12分稳居次席,此外,他们将在欧联杯淘汰赛中迎战波尔图,乐观的情绪正在逐渐回归俱乐部,但想要真正治愈过去八年的伤口,流浪者的球迷们希望球队能带回冠军。

  就在三个赛季以前,彼时桑德兰刚刚从英超降级,俱乐部特意邀请Netflix拍摄球队重返英超的故事,然而结果恰恰相反,全世界都看到了桑德兰背靠背降级后的崩溃。

  之后的情况也没有改善,接下来的2018-19赛季当中,桑德兰在升级附加赛决赛中失利,2019年12月时,球迷们的沮丧情绪达到极点,桑德兰在英甲联赛中跌至第15名,这是有史以来俱乐部的最低联赛排名。

  “我们以为Netflix开始拍摄时的状态是球队最低谷,但可惜我们错了,”播客节目主持人洛瑞·法罗说道,“俱乐部身处英甲联赛当中很难存活,我们必须尽快升级。”

  桑德兰在5年间更换了11任主教练,俱乐部在2016年到2018年间连续降级,各种负面消息接踵而来,主力前锋亚当·约翰逊因涉嫌性侵锒铛入狱,俱乐部的所有权也在接连不断的转让当中几经易手。

  但正如法罗在节目中说的那样,“希望Netflix纪录片的最后一季,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正在变好的俱乐部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